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会泽历史上的汛塘

2018-10-31 13:50:22

会泽历史上的“汛塘”

会泽县的迤车镇,老一点的人会喊“以扯汛”,娜姑镇的云峰村,有个别名叫“汛上”。在会泽和周边都有很多叫“某某塘”的地名,如三家塘、箐口塘、热水塘、灯草塘、牛泥塘、小河塘等等,这些地方有的也确实有或曾经有过或大或小的水塘,而有些地方悬崖陡坎连饮用水都困难,和水塘并无半点关系。

通过翻检史籍,我们才得知,原来“汛”和“塘”是清朝年间绿营兵的基层军事组织。方国瑜先生认为:汛塘制度是清代边疆巩固和山区开发的关键。绿营兵通过存城防守与汛塘分到乡村、从内地到边疆、从平坝到山区为广泛的控制。云南大学秦树才教授撰文指出:清代的绿营兵是在明代镇戍制度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,明代所置哨戍即为清代汛塘制度中塘的前身,“于各道路每十里或二三十里各设哨戍以守之,大哨五十人,小哨或二三十人。”

清代汛塘沿交通线展开,职责是“诘奸宄而戒不虞”,担负警察或地方官府差役的职责,负责维护交通通畅,防备盗贼,安定社会。汛塘还兼邮递职能,《东川府志》记载:“所有公文往来,均由塘兵递送,未置邮传号焉。” 从娜姑镇则补汛碑文的记载中,我们得知汛塘驻军还要负责道路的维修维护,“窄者锤钻以宽之,塌者木石以补之。”路桥 “间有朽坏,营中随时修葺。”

汛由千总、把总、外委把总等低级军官率领绿营兵丁驻防,并在汛下设塘。《东川府志》记载:“康熙三十八年,设东川营游击一员,守备一员……兵丁一千名,分者海、待补、大水塘、则补、索桥、巧家营、五龙七汛,先辖永宁协,后辖建昌(今四川西昌)镇。雍正四年,以东川隶云南,改游击为参将,归乌蒙镇兼辖。”

在会泽,研究汛塘制度有力的资料应该是现存于娜姑镇云峰寺内的两块石碑,《创建那乌汛之碑记》和《仁恩李汛主生祠碑》。碑文内容记录了云峰古道特殊的山川地理环境,以及汛主李虎率军扼守那乌汛和创建云峰寺的事迹。

李虎,山东蓬莱县人,从军后在湖南剿匪立功,进入四川被提拔为守备,拟补四川提左校尉。康熙三十八年(1699年)禄氏献土后,东川设营,李虎被提调东川,分防那乌汛。“汛在治西六十里许,防驻百人,通连达省必由要道。过抵汛峦崛起,直延二十余里止,一线逶迤,山腰仰视,则层崖峻岭,瀑布飞泉;俯窥则大壑深涧,烟云莫测。”这段文字非常准确地描述了当地道路的险峻,今天,从云峰寺往西北过了石灰窑,山势陡然间变得壁立千仞,一条窄窄的砂石公路蜿蜒挂在悬崖峭壁上,看着就让人腿发软。有个地方常年有一股泉水从石崖上飞洒下来,淋在公路上,人和车都必须得淋水而过,当地人把该路段叫做“水帘洞”“一线天”,实在是形象至极。如此险要的道路却是古代的“通省大道”和铜运道路,在此设汛塘派兵驻守也就不奇怪了。

N-甲基吡咯烷酮
手机棋牌游戏代理
废纸打包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